业委会换届“卡壳” 新老“业委会”互相开火-jdb电子游戏平台

业委会换届“卡壳” 新老“业委会”互相开火
[ 来源:  |     字体大小: | |      点击: 次 ]
业委会换届“卡壳” 新老“业委会”互相开火
 
信息来源:深圳晚报
   

因为业主委员会的换届纠纷,一个只有269家住户的小区惊动了区、街道各级政府部门。在宝安这个叫东源阁的小区,换届选举后的新“业委会”产生了,却无法备案;业委会的公章、办公房财物等仍然还掌握在已经任满的首届业委会手里。不光首届业委会和新“业委会”之间矛盾尖锐,同时物业管理处和首届业委会之间也存在复杂恩怨。“这里出现的种种纠纷是当前物业矛盾的一个缩影。”卷入上述矛盾漩涡中的一位人士这样称。

东源阁小区的业主们迫切希望有新的业委会来代表自身权益,但新的业委会何时能够出现并开展工作,目前还是个未知数。

  口水焦点

  老业委会:新班子选举严重舞弊

  谁代表业主利益,谁是为了一己私利?新老“业委会”之间一直相互指责。前业委会秘书王立仁认为,新“业委会”选举投票、计票验票存在非常严重的作假舞弊问题,其能否代表广大业主利益,值得怀疑。

  在“未来记者中心网站”上,一条以首届业委会部分组成人员名义发布的帖子称,新业委会的几位候选人(发帖时还没产生换届选举结果)在多项公益事业上一毛不拔,甚至站到侵犯业主利益的某些企业一边,这样的人进入业委会不可能代表业主利益。某些企业是指什么企业呢?王立仁称,新“业委会”的一些人完全站在了管理处一边,而不是站在业主立场上。

  新“业委会”:老班子多年喝“霸王水”

  新“业委会”成员罗映香则指责王立仁在业委会换届中处处作梗,纯粹是为了一己私利。罗映香还称,前业委会几年来根本没办过什么实事,甚至没开过一次业主大会,多名前业委会成员多年来一直不交水费和管理费,王立仁甚至还以要与物业管理处打官司为名向业主收取费用,“这样的业委会还是业主的业委会吗?”

  王立仁等首届业委会成员则提出,首届业委会召开过不少于5次业主大会,只是有些是以书面形式召开的,另外,首届业委会也为小区业主争取了大量权益,大家有目共睹。

  1

  新业委会“难产”

  “这个小区不大,但是事挺多。”8月20日,记者实地走访位于龙华街道东环二路的东源阁,小区管理处庄主任如是说。小区不大,商住一起才521个单位,其中269户为住户;事挺多,是因为这个小区的业委会换届等相关事宜惊动了区、街道各级相关部门。

  目前东源阁的业委会处于过度期的空缺状态,上一届业委会即首届业委会于今年3月28日到期,新一届“业委会”在今年4月28日产生,但这个新“业委会”一直没能投入运作。据龙华街道城市建设科回复记者称,新“业委会”不能投入动作,是“因程序问题,在住宅局不能进行备案”,该科也曾张贴公告宣布这次换届选举无效。

  新“业委会”不能备案是因为什么程序问题呢?记者从有关人士处了解到,是因为换届选举时没有提前15天公示候选人情况。但新“业委会”成员罗映香称,他们走访了有关部门,根本没有提前15天公示一说。

  “之所以不能备案,是前业委会(即首届业委会)秘书王立仁等人不停投诉,有关部门迫于压力而认定换届选举存在程序问题。”罗映香说。

  王立仁是首届业委会的执行秘书,也是这个小区各方矛盾中的焦点人士。他接受采访时坚持认为,业委会换届选举存在明显的弄虚作假问题,因此他和其他业主才会到有关部门进行举报,有关部门也因此对选举结果不认可。

  2

  新老“业委会”打斗

  记者在小区看到,挂着业主委员会招牌的一间小屋房门紧锁。新“业委会”成员罗映香告诉记者,这是业委会办公室,但钥匙还在前业委会秘书王立仁手里。

  “新业委会产生后,王立仁没有做任何移交,既不移交办公场所,也不移交业委会公章以及业主资料。”罗映香一脸无奈。

  不过,前业委会也有话要说。王立仁等人不少意见都发布在“未来记者中心网站”论坛上,上面一篇以首届业委会成员名义发布的帖子称,业委会公章财务移交必须合法,没有履行法律程序经过政府部门审核备案的业委会,其合法性也不确定。王立仁接受采访时也表示,他们首届业委会对于现在这个非法产生、完全站在某些企业利益立场上的新“业委会”不能认可。

  3

  “卡壳”因为利益之争

  尽管针锋相对,但矛盾各方有一点认识一致——所有这些矛盾说白了,都是利益之争。

  伴随这次换届风波的,实际还有首届业委会及其成员和物业管理处的多起官司。其中有8起官司是管理处诉首届业委员成员拖欠水费、物业管理费,另有一起官司则是首届业委会向管理处、开发商追讨物业管理用房及首届业委会办公经费等等。这些官司有的已经结案,有的仍在诉讼过程中。王立仁认为,这次换届风波反映的实际是首届业委会和管理处之间的矛盾。

  王立仁称,从这些官司可以看出小区业主权益受到极大侵害,他们几名首届业委会成员之所以不交水费、物管费,是因为管理处一直拖欠业主大会费用、业委会办公费及委员、执行秘书津贴,所以他们就采取了不交水费、物管费的做法,既是抵账,也是向管理处施加压力。

  因为没交水费、管理费,王立仁等人不仅成了被告,还被停过水,同时首届业委员多名委员被取消了竞选新业委会委员的资格。

  小区管理处庄主任称,王立仁等前业委会成员几年来喝的是“霸王水”,享受的是“霸王服务”,他认为这里面存在的利益争执,就是首届业委会一些成员不为业主办实事,不作为或乱作为,只为牟取私利,向开发商、管理处进行敲诈,或者就是向业主非法集资。

  “王立仁他们的目的也就是为了挤走现在的管理处,自己再拉一个管理处来进行管理,再者就是打本体维修基金的主意。” 新“业委会”成员罗映香如是说。

  4

  业主希望有关部门介入

  “太多太久的是非纠纷,谁对谁错,不是我们一般业主能搞清的。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积极介入,解决过去遗留的矛盾,让东源阁有一个全新的开始,让全体业主能有一个真正代表自己的业委会。”采访中,不止一位业主向记者表达过上述意见。

  王立仁称,这些年在首届业委会的工作让他感觉太累了,他本人无意继续这份工作,他希望东源阁能重新选举早日产生新业委会,但这个业委会必须依法选举产生,应该像景洲大厦业委会那样的向业主负责,他会举双手支持这样的业委会。

  包括罗映香在内的新“业委会”成员则认为,重新选举是难以接受的,他们这个业委会是在有关部门监督下依法产生的,当时筹备组可是一家一户敲门收集业主投票的,“现在说撤销就撤销,业主和筹备组都不会答应,后果谁来负责?”

  “根据与区住宅局的协商结果,我科于6月26日,张贴公告宣布4月份的选举无效及要求王立仁上交公章及相关资料,但几个月来,经我科多次调节双方矛盾,双方均无意配合办事处工作。根据现阶段的物业管理条例,街道办没有权力强行收取公章,而矛盾双方均无意让步,故换届工作也无法开展。”龙华街道城建科在回复记者的电子邮件中这样表述。

【】      【】
  热门内容